哈佛给予亚裔美国人低“个性”评级来为其歧视辩解

编者注:译自每日信号文章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8/11/30/harvard-gives-asian-americans-low-personality-ratings-to-justify-discrimination/ 原文作者 Kenny Xu是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数学专业四年级学生。 你可以在@thekennethxu上关注他在Facebook上有关种族和文化的文章,他的推特是 @kennymxu. 翻译: ACE宣传组 [在过去的20年里,哈佛大学的亚裔美国人的人数并没有变化,尽管他们的成绩和SAT分数在逐年提高。照片:Keiko Hiromi/Polaris/Newscom]   司法部最近强迫哈佛大学公布有关如何选择学生入学的重要细节。而那并不好看。   亚裔美国人长期以来一直指责哈佛在种族基础上歧视他们。亚洲学生团体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提起诉讼,要求提交详细说明其甄选过程的文件。哈佛迫于司法部的要求照办,而新证据恰恰证实了原告的怀疑。   哈佛大学自己的内部文件声称,它主要根据三个标准选择入校生:学术,课外活动和“个性”。(运动员有自己分开的类别。)根据司法部内部报告,亚裔美国人在学术和课外活动中得分非常高 ,是所有种族中得分最高的。   杜克大学经济学家Peter Arcidiacono代表原告提交了一份声明,他指出,在所有关于个性特征的“可观察”衡量指标上,亚裔美国人表现得非常出色。   正是在个性特征的“不可观察”衡量指标上,亚裔美国人看上去败得很惨。代表哈佛大学一方的David Card教授在他的报告中陈述到,与其他申请人相比,亚裔美国人的“平均未被观察到的特征”较弱。   除了可观察性之外,哈佛招生人员还根据“勇气”,“领导力”,“关系技能”和“个人魅力”等特质对申请人的个性进行主观衡量。面试亚裔美国人的校友通常会在所有这些类别上给予他们极高的评价。亚裔美国人通常在重要的课外活动中也拥有出色的领导能力。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隐藏的“未被观察到的特征”如此彻底地损害亚裔美国人的前景呢?   证据直指种族,以及随之根深蒂固的丑陋刻板印象。长期以来,亚裔美国人一直忍受着痛苦的刻板印象,“考试机器人”,没有个性。哈佛招生人员有意或无意,会无视亚裔美国人的成就认为都是从这些“机器人”外骨骼制造出来的。   但硬币的另一面更糟糕。很有可能的是,即使哈佛的招生人员个人没有偏见,但他们持社会偏见认为有必要来歧视亚裔美国人 – 这种种族主义观点认为一个机构可能会有“太多的亚裔”。   但是没有人质疑NBA中有太多黑人球员或新闻媒体中有太多女性。这种理由似乎只有在谈论亚裔美国人时,才会出现,而亚裔美国人本身在美国历史上也曾遭受过歧视。   为什么是双重标准?因为亚洲人是书呆子,又没有吸引力?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禁回想起“去做你的数学”和其他感染我们政治话语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的回声。   但不要认为,因为哈佛是如此“进步”和“才智”,它就不可能在其校园内产生偏见。事实上,哈佛大学有着排斥某些群体的历史,因为他们不想要“太多这个种群的人”。   在20世纪初期,哈佛大学系统性地歧视犹太人后裔,因为害怕他们正在吞噬大学历史上新教的形象。哈佛大学以“个性”、“魅力”、和“领导力”等主观因素为理由,做到了对犹太人实行全面配额的地步。   哈佛对犹太人的歧视后来被逆转了。但这种新的歧视形式依然存在。   当然,哈佛大学否认任何针对亚裔美国人的实际配额,因为根据1960年代历史性的加州大学董事会对Bakke诉状案所设定的先例,实际配额是公然违宪的。   但哈佛大学的否认就好比给猪涂口红。在过去的20年里,哈佛大学的亚裔美国人的人数并没有变化,尽管他们的成绩和SAT分数在逐年提高。 1995年至2013年期间,亚裔美国人的平均入学机会比普通白人申请人低30%,比普通黑人申请人低40%。   最重要的是:哈佛大学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断言亚裔美国人具有“未被观察到的”特征从而导致他们的个性分数直线下降,从而证明他们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是正当的。这些未被观察到的特征只能是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导致的。   这就是为什么哈佛大学不可能赢得这场官司的原因。如果它获胜的话,美国将使违反美国主要格言之一的态度和偏见合法化:人应该根据其个性内容而不是肤色来被评判。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