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RELEASE – STUNNED ANGER AS JUDGE SIDES WITH THE SECRETARY OF STATE

Despite clear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former Managing Assistant AG and current Thurston County Superior Court Judge, Chris Lanese, hastily sided with the Secretary of State, and granted the SoS’s Motion for Summary Judgment, dismissed the case questioning I-1000 validity. “This is clearly a political move and we have filed an appeal to the State Supreme Court.” Said Mr. Kan …

STATISTICAL EXPERT CONCLUDE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HAS NOT SHOWN AN OBJECTIVELY VALID BASIS TO CERTIFY THE I-1000 PETITION

STATISTICAL EXPERT CONCLUDE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HAS NOT SHOWN AN OBJECTIVELY VALID BASIS TO CERTIFY THE I-1000 PETITION. 统计专家结论:州务卿缺乏客观有效的依据认证I-1000。   “When we learned that the SoS (Secretary of State) did not resample when they removed additional petition sheets, we knew they did not follow proper procedure.” Said Mr. Kan Qiu, who, along with two other plaintiffs, filed a lawsuit …

Please Support ACE Challenging I-1000

(一)全美背景 近几十年,随着新一代亚裔移民增加,加上亚裔家庭普遍重视学习,孩子们也努力,各大学特别是名校,亚裔学生(特别是华裔)的比例远远超过人口比例。 没有打压任何其他族裔,也没有传统的白人优势,亚裔达到这个成就完全是自己奋斗来的。 这种现象引起一些人,特别是政客的不满。他们借着搞多样化(diversity),均等( equity),用各种借口打压亚裔。 亚裔学生,特别是男孩子,在大学录取时倍受歧视,分数比别的族裔高200 到 400 分,各样其他条件也非常优秀,才能被录取到同样学校,这是不争的事实。 正在进行中,倍受关注的哈佛诉讼案就是典型的例子。 (二)华州背景 上个世纪,华州建立的民权法(I-200):就业,上学等,不得以种族作为理由给任何人区别对待,这是非常正确的,完全符合民权先驱马丁路德金的格言: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这条法律的存在,保证友好的就业升学环境。例如华大目前不许录取时按种族,这跟每个学生切身相关。还有求职,这跟每个上班族切身相关。 (三) I-1000 一年多前,华州的某些政客们就试图搞SB6406废除现存的民权法I-200,但在一片主要是亚裔的反对声中未成。去年11月某些政客转而征集签名,他们用非常有欺骗性的幌子,把I-1000描绘成是促进少数族裔,弱势群体,女性照顾的法律,条文规定有 ***允许*** 各机构、学校考虑种族因素。 他们用各种欺诈手段,包括故意混肴 I-1000 的措辞,把这恶法说成是平权法,还用纸条盖住签名表,导致很多签名人根本不明白所签内容。在上述种种作弊手段下,他们弄到了足够的签名,现在已将I-1000提交议会。 I-1000 如果成功,华州的公司和学校就可以受法律保护地说:你很优秀?对不起,这里已经有太多亚裔了。我们还是录取另一个能力差很多的候选人。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种族歧视!!! (四) ACE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组织 ACE 是本地华人自发的草根组织,志在明辨是非,在各种场合为亚裔发声。成员完全义务服务,一直关注以上事件,包括无数次去 Olympia 见议员,要求检查签名表。 现在 ACE 决定用法律诉讼的办法,针对签名中的欺诈行为起诉华州政府,最终阻止 I-1000 通过。 法律诉讼最需要: 证据,律师,资金。前两条都已具备。 资金,总数需要约七万,分期筹款,第一至四期都已完成,现在是第五期,希望3/29之前筹到两万,否则这个草根组织就无法支持诉讼。后果见以上第三条。 (五) 诉讼挑战I-1000签名合法性 很遗憾法官草率地把我们的申讼驳回了。我们正在准备上诉州最高法院. …

PRESS RELEASE – LAWSUIT FILED QUESTIONING INITIATIVE 1000 VALIDITY

A lawsuit challenging the certification of Initiative 1000 has been filed in Thurston County Superior Court by Kan Qiu, president of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 (ACE), and two other members of the organization. Initiative I-1000 intends to bring back race based discrimination which has been banned since 1998 when nearly 59% of voters in Washington State voted to pass Initiative …

金郡共和党KCGOP全票通过一项决议捍卫华州民权法案I-200抵制I-1000

侃侃而谈 好消息,刚刚得到金郡共和党KCGOP副主席48选区主席Cynthia Cole通知,金郡共和党KCGOP全票通过一项党内决议捍卫华州民权法案I-200抵制I-1000。我们ACE美国平等联盟欢迎这项决议,实际上这项决议正是在我们ACE志愿者的主动要求和大力影响下推动的,这项决议将对我们抵制I-1000以及禁止政府参与种族歧视起到积极作用。 今年华人从三月份开始就积极参与附近几个选区的助选。捐款,扫街,游行,phone banking,制作竞选牌子,插牌… 很多助选活动中都看得到华人积极的身影。KCGOP副主席亲自培训了48区和41区扫街的华人志愿者,华人的积极参与她是看在眼中的。此外,华人还积极参加到共和党的组织建设中,担任PCO,参加各种GOP的活动,与共和党各级组织及政客沟通交流。华人宣传政见的文章也被各报刊发表,此外我们ACE志愿者们还走出去拜访州议会,约谈州议员,积极宣传支持哈佛案诉讼,翻译好文。华人这股正在崛起的政治力量已经开始受到重视,而且也正在影响当地主要政党的决议制定。感谢各位志愿者的参与和广大华人的支持!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哈佛给予亚裔美国人低“个性”评级来为其歧视辩解

编者注:译自每日信号文章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8/11/30/harvard-gives-asian-americans-low-personality-ratings-to-justify-discrimination/ 原文作者 Kenny Xu是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数学专业四年级学生。 你可以在@thekennethxu上关注他在Facebook上有关种族和文化的文章,他的推特是 @kennymxu. 翻译: ACE宣传组 [在过去的20年里,哈佛大学的亚裔美国人的人数并没有变化,尽管他们的成绩和SAT分数在逐年提高。照片:Keiko Hiromi/Polaris/Newscom]   司法部最近强迫哈佛大学公布有关如何选择学生入学的重要细节。而那并不好看。   亚裔美国人长期以来一直指责哈佛在种族基础上歧视他们。亚洲学生团体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提起诉讼,要求提交详细说明其甄选过程的文件。哈佛迫于司法部的要求照办,而新证据恰恰证实了原告的怀疑。   哈佛大学自己的内部文件声称,它主要根据三个标准选择入校生:学术,课外活动和“个性”。(运动员有自己分开的类别。)根据司法部内部报告,亚裔美国人在学术和课外活动中得分非常高 ,是所有种族中得分最高的。   杜克大学经济学家Peter Arcidiacono代表原告提交了一份声明,他指出,在所有关于个性特征的“可观察”衡量指标上,亚裔美国人表现得非常出色。   正是在个性特征的“不可观察”衡量指标上,亚裔美国人看上去败得很惨。代表哈佛大学一方的David Card教授在他的报告中陈述到,与其他申请人相比,亚裔美国人的“平均未被观察到的特征”较弱。   除了可观察性之外,哈佛招生人员还根据“勇气”,“领导力”,“关系技能”和“个人魅力”等特质对申请人的个性进行主观衡量。面试亚裔美国人的校友通常会在所有这些类别上给予他们极高的评价。亚裔美国人通常在重要的课外活动中也拥有出色的领导能力。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隐藏的“未被观察到的特征”如此彻底地损害亚裔美国人的前景呢?   证据直指种族,以及随之根深蒂固的丑陋刻板印象。长期以来,亚裔美国人一直忍受着痛苦的刻板印象,“考试机器人”,没有个性。哈佛招生人员有意或无意,会无视亚裔美国人的成就认为都是从这些“机器人”外骨骼制造出来的。   但硬币的另一面更糟糕。很有可能的是,即使哈佛的招生人员个人没有偏见,但他们持社会偏见认为有必要来歧视亚裔美国人 – 这种种族主义观点认为一个机构可能会有“太多的亚裔”。   但是没有人质疑NBA中有太多黑人球员或新闻媒体中有太多女性。这种理由似乎只有在谈论亚裔美国人时,才会出现,而亚裔美国人本身在美国历史上也曾遭受过歧视。   为什么是双重标准?因为亚洲人是书呆子,又没有吸引力?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禁回想起“去做你的数学”和其他感染我们政治话语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的回声。   但不要认为,因为哈佛是如此“进步”和“才智”,它就不可能在其校园内产生偏见。事实上,哈佛大学有着排斥某些群体的历史,因为他们不想要“太多这个种群的人”。   在20世纪初期,哈佛大学系统性地歧视犹太人后裔,因为害怕他们正在吞噬大学历史上新教的形象。哈佛大学以“个性”、“魅力”、和“领导力”等主观因素为理由,做到了对犹太人实行全面配额的地步。   哈佛对犹太人的歧视后来被逆转了。但这种新的歧视形式依然存在。   当然,哈佛大学否认任何针对亚裔美国人的实际配额,因为根据1960年代历史性的加州大学董事会对Bakke诉状案所设定的先例,实际配额是公然违宪的。   但哈佛大学的否认就好比给猪涂口红。在过去的20年里,哈佛大学的亚裔美国人的人数并没有变化,尽管他们的成绩和SAT分数在逐年提高。 1995年至2013年期间,亚裔美国人的平均入学机会比普通白人申请人低30%,比普通黑人申请人低40%。   最重要的是:哈佛大学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断言亚裔美国人具有“未被观察到的”特征从而导致他们的个性分数直线下降,从而证明他们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是正当的。这些未被观察到的特征只能是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导致的。   这就是为什么哈佛大学不可能赢得这场官司的原因。如果它获胜的话,美国将使违反美国主要格言之一的态度和偏见合法化:人应该根据其个性内容而不是肤色来被评判。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请大家立刻积极行动起来,约谈本区的民选议员!

ACE宣传组 11月20日,本周二早上ACE六位志愿者与第48选区众议员Vandana Slatter面谈,表达了对《华州民权法案(Washington State Civil Rights Act)》即I-200的支持和对正在用欺骗手段收集签名的I-1000的反对(I-1000想要推翻I-200)。 Vandana Slatter说话相当有技巧。听完我们介绍来意,她首先表示自己并未读过I-1000的内容, 但是知道I-200和SB6406。她对今年年初众多华人发邮件、打电话给华州参议员们表达对SB6406的强烈反对印象深刻。 她先谈到了自己对AA的看法,显然她的观点跟我们的之间有很大差距。她从自身的成长背景谈起,解释了她为什么支持AA (Affirmative Action)。她从小在加拿大BC省长大,她的父母作为印度移民非常重视教育。他们家族培养出了教师、物理学家和药剂师等专业人才。作为一名药剂师,她坦言她是AA的受益者。她认为她能得到第一份工作就是因为她的肤色。虽然入职后事实证明她的工作能力很强,还多次得到晋升,但如果没有AA,她觉得自己很难有第一次的工作机会,所以她很感激这个program。她后来选择投身于政治也是因为她想帮助更多的人。在进一步交谈中,她讲述了工作几年后发现工资比同期参加工作的同事低很多。虽然她工作能力很强,但不断受到质疑说她是因为肤色才得到的职位。我们指出这恰恰体现出了按照种族优待的AA会给受照顾的种族造成长期的危害性,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对此就有亲身体会:虽然他是耶鲁法学院毕业生,他的能力和专业性却经常遭到别人质疑。另一方面,我们还指出I-200并没有全面禁止AA,I-200禁止的是基于种族性别的区别对待。 然后,我们讨论了华人参政议政意识的觉醒,提到亚裔状告哈佛案。她说我们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声音能被听到,这样各种提案政策才有可能考虑到我们的需求。她又说,如果你想说服别人,不能光靠大声对人呵斥的方式(yelling angrily)来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她建议我们主动约谈其他有能力改变议案的议员,参与他们的工作。即使最后的结果不全部是我们想要的,但什么都不做显然改变不了任何事。我们也认为年初大家发邮件打电话的方法在当时还是很有效的,不过以后我们会更注重沟通途径和交流技巧。 最后,她给出了一些行动建议。她说搞政治不是光靠讲逻辑就能取胜的,政治角逐的结果往往是搞关系和妥协的产物(products of relationship and compromise)。“对待政治,应该要有更成熟老练(sophisticated)的态度和做法,不是光靠吓唬别人;要尽量和议员们建立联系(connection),这样他们写议案时,才会把你们的反映的情况和想法考虑进去。” 当一位ACE志愿者提及Sharon Santos(Racial Equity法案的始作俑者)不回复他的面谈申请时,她主动回应说愿意牵头让我们面见Sharon Santos和Bob Hasegawa。她说他们俩属于老移民,想法跟我们差别极大。但是她仍然强烈建议我们去面谈,因为面对面地讲述我们的故事才会更有效地改变人们的想法。 这次与Vandana Slatter 面谈的时间仅一小时左右,她也表示有机会愿意和我们再见一次面,进一步地讨论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很明显我们跟她之间存在分歧,这也是很正常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跟她的对话,作为议员她的工作就是要听到不同的声音。 通过与她的面谈,更坚定了ACE几位志愿者的共识——我们还要继续约见议员,尤其是中间摇摆派,表达我们的心声,争取到他们的支持。I-1000原文 https://sos.wa.gov/_assets/elections/initiatives/finaltext_1568.pdf ACE的几位志愿者很惊讶地看到I-1000的最后一页竟然白纸黑字地写着要把Washington State Civil Rights Act《华州民权法案》改成所谓的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多元化、均衡和接纳》这样高度概括化、看上去很美好、实质上却已经被左派篡改滥用的忽悠人的幌子! 时间很紧迫!万一I-1000搜集够了签名数(目前的进展来看很不乐观),我们是否能在最后争取到足够多的议员支持,把I-1000否决掉?至少做到不让I-1000直接通过成为法案,而是让华州人民公投决定? 而我们几位志愿者能想到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依靠群众的力量!让议员们看到我们的背后有足够多的家庭和孩子在不遗余力地支持。 请大家立刻积极行动起来,约谈本区的民选议员!别忘了政治警句“ 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 请尽快跟民选议员约谈,积极表达对华州民权法案I-200的支持和对I-1000的反对。面谈的效果远远超过发电邮或打电话。 附各选区议员信息: 请各选区居民(记住居民就可以,不需要是公民或绿卡)跟民选议员约谈表达对华州民权法案I-200的支持,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具体说说How I-1000 would impact …

保卫I-200,ACE首次拜访华州议会

侃侃而谈 华州选举结果基本尘埃落定,我们ACE立即把工作重心从助选转入政治游说,非常感谢Linda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跟进Joe Fain参议员提供的联系线索,帮我们安排好了周四,11月15日的会议。因为会议的议题涉及教育,我们特别邀请了APEX成员一同赴会。一大早,来自ACE, APEX的成员以及Linda,我们一行人一起驱车一个半小时来到州首府奥林匹亚,和共和党参议院领导层很愉快地交谈了一小时, 并共进了午餐。我们就华州民权法案I-200, 教育,亚裔细分,毒品注射屋,社区安全等华人关心的具体问题交换了意见。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ark Schoesler回忆了20年前支持I-200时的艰苦历程。会后我们又与共和党有关负责人讨论了美华历史特别是排华法案写进教科书的事项。 【州政府标志建筑,参众两院所在地】 会议在Schoesler的办公室举行,会客厅布置得像一般家庭一样,我们大家围坐一圈,每人乘上一碗刚做好的浓汤,中间放着刚刚出炉的面包,大家边吃边聊,其乐融融。与会者包括党鞭Barbara Bailey,caucus副主席Judy Warnick,教育医保小组领导Ann Rivers和幕僚长James Troyer。一提到I-200,Schoesler就回忆起20年前的情景,I-200开始就是针对州议会的公民动议案,当时有个州众议员Scott Smith因为与John Carlson一起主推I-200而受到很大威胁。本来议会参众两院都已经有足够的票数可以直接通过I-200立法,大家最后还是做了一个战略性的决定,让公投来决定I-200,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I-200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有利而简明的公投标题。有意思的是当时Schoesler所代表的选区包括位于Puman的州立大学,人们一般公开场合不敢表示支持I-200,因为怕被贴上偏执的标签,但私下里却都赞成维护人人平等,结果I-200公投大比分通过。   我们向参议员们反应了I-200的反对者们目前正在推动的I-1000动议案请愿签名,组织者利用很多欺骗方式骗取毫无警觉的选民签名。Schoesler重申他的参议院团队将坚守人人平等这一基本原则,拒绝一切与之相违背的法案和动议。我们分享了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移民为的就是这里的个人自由和人人平等,我们不相信政府应该有权力来决定哪一群人是否应该得到区别对待,我们相信公平竞争凭借的是能力而不是肤色。听到我们是中国移民,Warnick非常情切地分享说她的孙子也是华裔,谈到十年前她去中国办理孩子的领养手续,住过一段时间,那里很多年轻人能讲英文而且对美国非常憧憬。孩子如今11岁成长为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数学棒极了。 【参议院正门,左边民主党,右边共和党】 我们聊到了最近亚裔面临的在各学区所谓种族平均(Racial Equity)的困扰,说亚裔是在某些领域比如质优班被所谓过度代表了。Schoesler立刻指出过度代表就跟说数学是假的一样荒唐,数学就是有一个结果,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没有例外的,你是要面对的事实,把每个人凭自己的能力通过统一的标准测试出来的分数分布说成是过度代表太扯了。我们也谈到了正在进行的亚裔学生状告哈佛大学案,谈到了所有这些让我们这些亚裔今年开始格外愿意参与政治和选举。听到这里Rivers马上记起来了今年2月份议会收到过大量的电子邮件反对SB6406,她很高兴终于见到当初邮件发送人中的几个了。更巧的是,最早发现SB6406,并第一时间呼吁大家给议员们发邮件,打电话的华人就在我们当天去的一行人中。   但是,如果明年再有类似的法案出来试图推翻I-200,这种大批电子邮件和电话反对的策略很明显不会再凑效。那我们今后的策略是什么?Schoesler的回答是,任何人是很难跟你在面对面互相了解之后还能说“不”的,他本人早在1993年就曾经非常困难地要面对他家人的一位最要好的朋友说“不”。与会的参议员们都建议我们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积极主动地去找本选区的议员面谈反应我们的诉求。即使我们明知有的议员会明确拒绝我们,也要让他们这个“不”说出来更困难些。面谈中要给出我们的理由,甚至可以带上自己的孩子一起去面谈,要让他们看到他们的决定会直接影响到眼前孩子的前途。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ark Schoesler办公室】 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毒品注射屋,社区安全等问题交换了看法,双方都发现亚裔社区可以在一系列广泛的议题上一起保持长期的合作。参议员们非常重视跟亚裔社区的联系,专门询问了我们的参与人数,网站建设,并且已经在关注我们发的推特,我们一起讨论了将来如何发动更多的亚裔入籍,参政,甚至参选。现在亚裔参政的热情让Schoesler不禁回想起他自己的家族史,他祖父母都是第一代德国移民的孩子,那时候他们有两件事是不可以容忍的,一是礼拜天不去教会,另一个就是不去投票。你要是还没有投票,马上就会有电话打过来问你投过票了没有。同样要是你哪个礼拜天没有去教会,下午就会有电话打到家里来询问,那时候投票对他们讲是跟他们的宗教自由一样的重要,是最最重要的价值观,也是他的家族之所以移民来到美国的原因。今天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代新移民跟他自己的祖先刚来到美国时那样重视投票,那样珍惜这里的自由!   周四的会议还有两个意外惊喜:1)亚裔细分。考虑到是个已经通过的法案,推翻会比较难。我们犹豫了一下,是否在最后只剩下5分钟的时候提出。没想到提出以后,Troyer马上就发邮件叫助手去了解这个法案。我们很不解的问推翻已有的法案不是很难吗,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法案有错误就要纠正。2)美华历史进教科书。我们一提,与我们会谈的负责人马上说有先例,去了解一下,如果可能,依样操作,找人提议就行了。   周四除与参议员们交换看法外,我们还与具体执行的有关负责人探讨了很多华人政治游说的实际操作细节,此处不再赘述。不过我们欢迎有时间有兴趣愿意参与的朋友跟我们联系,我们仍然急需各方面人才,请电邮admin@aceus.org。 一些花絮,有人无意中提到了Bob(Hasegawa),Schoesler开玩笑说到,与其象Bob提议的那样让州政府来开银行,还不如让华裔来开银行更让他放心的。私人都可以创业开银行,为啥要政府来干。   顺便提一下,会后我们也试图去拜访几个民主党参议员,都是闭门羹。一位助手完全不愿意帮我们预约。人都站在她面前还坚持要我们给她发电邮预约。另一位参议员的助手推辞说参议员这次竞选太累了需要休息不给我们预约。我们说去议员选区上门拜访也不答应。我们一再坚持下才给我们预约到一月份,而且只给15分钟的时间。   据了解来到奥林匹亚拜访的亚裔组织都是左派,未必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昨天提到有一个叫韩裔妇女(Women of Korean)的左派组织,组织的头居然是个白人老头子,完全就是拿福利的一个组织,所以我们ACE昨天去很重要,有另一种亚裔的声音。而且很多对亚裔不利的法案往往都是亚裔政客提出的。比如现在推行的种族平均(Racial Equity)就是一位亚裔政客推出的,37选区的Sharon Santos。   听说ACE是拜访奥林匹亚州政府的唯一一个代表亚裔的非左派组织,让我们志愿者们着实荣幸了一把。和我们详谈的负责人听说ACE是501C4组织,很开心,连声说好。因为ACE可以完全没有限制的进行政治游说。就连ACE的英文名字,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 他都觉得起得很好。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平权补偿(AA)如何让少数族裔学生反受其害,而大学为何偏要这么干

编者注:作者 Kenny Xu是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数学专业四年级学生。 你可以在@thekennethxu上关注他在Facebook上有关种族和文化的文章,他的推特是 @kennymxu. 中文翻译:ACE文宣组 “表面上的多元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赚钱的产业,” Kenny Xu写到 (图片: Rawpixel/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曾经讲过他的经历,他想要去的律师事务所几乎都无视他的耶鲁法学博士学位。   面试官认为,他是耶鲁大学激进的平权补偿政策(AA)的受益者,这些政策淡化对黑人学生的LSAT分数和成绩的要求,针对性地质疑他的资格,并“怀疑我是否真的如成绩显示的那样聪明”,托马斯在他的回忆录写到。   按照托马斯的说法,耶鲁的平权补偿(AA)配额放宽了他的种族标准,以至于他的成就被轻看,不被上流社会承认。   在这次经历之后,托马斯在他的博士学位旁边贴上一张15美分的香烟贴纸,以示他去耶鲁之错。   也许他有点低估了他的精英法学院教育的价值。但他没有低估像他这样天才少数族裔学生所面临的根本问题,直到今天仍然如此:我们的教育文化重视表面的多元化,实际上却是在损害那些本应该受益的人的利益。   《错配效应》(The Mismatch Effect)一书的作者斯图尔特泰勒(Stuart Taylor)写道,哈佛大学和其他精英学校实施的这些种族平衡政策,虽然可能是善意的,但实际上可能对整个种族社区产生负面影响。   根据泰勒的研究,比如,那些“被匹配错了 (mismatched)”的黑人学生,即如果学校不考虑种族因素就可能不会录取的学生,即使被录取进学校,相对于白人学生而言也会有超过2倍的可能性成为学校垫底的那20%学生。   法学院的黑人研究生无法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四倍。他们在校园中的社会融合程度较低,毕业率也低于白人。   毕业后情况变得更糟。经济学家道格·威廉姆斯(Doug Williams)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有相似学历的法学院毕业的黑人研究生在律师资格考试中的表现比他们的白人同行更差。   即使他将研究仅限于那些真正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的法学院毕业生,他发现黑人毕业生第一次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就能通过的可能性也比白人低31%。   >>>向哈佛提一个问题:谁真的能从种族偏好中获胜?   当这些学生与他们客观学术能力更加一致的大学相匹配时,情况会怎样?科学研究尚未完成,但在加利福尼亚州(1996年该州立法禁止种族偏好)进行的研究的初步证据显示是积极的。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尽管1996年之后加大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申请人的数量总体来说下降了,而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获得的学士学位数量保持不变,这表明他们的毕业率实际上更高了。至少,这一证据似乎并没有显示会出现那些反对加州制度的人所预言的状况:会摧毁高等教育体系中黑人的成就。   如果黑人和西班牙裔人不能从种族偏好中受益,那么为什么像哈佛这样的大学继续强烈抵制从他们的录取中消除种族偏好呢?   部分原因是多元化是个好卖点。大学非常关注他们的品牌和形象,并且触动具有社会意识的未来学生(及其父母)心灵和钱包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就是兜售他们班级的表面多样性。   此外,许多大宗捐款-越来越需要填补大学捐赠的基金-都会重点考察学校是否“致力于多元化”。其中,最著名的梅隆基金会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就会特别询问大学是如何 “扶持其代表性不足的族裔“的。   表面上的多元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赚钱的产业。最好的例子就是全美各大专院校里各类多元化职位急剧增加。那些负责维护校园多元化规程的多元化官员正在大批量地受雇。   咱们就来看一个列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多元化官僚机构已有175名员工。据“经济学家”杂志报道,这些多元化官僚中的许多人都拿着像国王一样的报酬 – 密歇根大学的首席多元化官员年薪为37.5万美元。这些大专院校们似乎愿意不计代价地来提升他们那浮于表面的多元化文凭。   >>>哈佛如何暗中歧视亚裔美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