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盼望 — 公益演出

时间: 6月15日 6点半到8点 地址: 西雅图灵粮堂 Bread of Life Christian Church in Seattle 1331 118th AVE SE 98005 停车: 教会停车场及Wilburton P&R 义演,竞拍及义卖的净收入将全部用于支持反对I-1000公益活动。 谢谢支持!

I-1000究竟是怎样的AA

大家好,最近大家肯定从各种渠道都听说了一个叫I-1000的东西,在我们华人社群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是好像很多朋友对这些概念有点不太明白,那么我们就做了视频和大家普及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咱们现在好多人听华州的各种新闻媒体说I-1000是要把AA带回来,AA(Affirmative action)有的人翻译成平权法案,有的人把它翻译成肯定性行动。 AA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其实是诞生在1960年的时候,也就是马丁路德金的年代。 马丁路德金结束了美国的种族隔离政策,让不同肤色的人都有公平的上学和工作的机会。AA也是在这个背景下出台的,在那个时候有色人种虽然允许上白人的大学了,可是因为受到长期的歧视和压制,这些人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很难在相同的标准下竞争过白人,所以AA政策就允许对有色人种给予一定的照顾,目的是让这些曾经被歧视过的人迅速的赶上来。从当时来看AA是有道理的。 之后从60年代一直到1998年,也就是说30多年过去了,30多年过去之后,就是离最开始提出来,AA已经过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人们就慢慢意识到,就是说30年已经足够让不同肤色的美国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这个时候再给任何人的优惠政策反而是对其他人的歧视。于是为了种族的融合,把一个国家分成不同的种族来去考虑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不利于团结的,为了种族的融合,正确的做法就是不看肤色,我们要看资质,也就是我们说的color blind,于是就从加州开始掀起了废除AA的运动,这场废除AA的运动完全是老百姓发起的,最后也是全民公投废除的,我们华盛顿州是紧跟着加州第二个废除AA的,也就是说当时我们也是走到了全国的前面,在这个时候马丁路德金的梦想终于就实现了,建立了一个就是说不管你是什么肤色都是平等美国人的一个社会! 听到这的时候可能就有朋友就想问了,说I-1000到底是个啥?到底他现在要带回来的AA是什么东西?其实我是想跟大家先强调一点,说我们今年华州的I-1000他们在偷换概念,他们说要把AA带回来,因为其实AA现在在美国,因为美国历史的关系可能还会有一些立场,就是说有些人可能还会支持AA,但是这一次的I-1000不是我们原来以为的AA,我们今年提出来的I-1000,它不光在之前的基础上说有肤色,有种族,他还增加了你的原国籍,增加了性取向,包括把老兵和残疾人都通通列了进来,要求区别对待,根据它的种族优惠。 换句话说,之前可能我们理解的大家理解的AA是说对于有色人种都是去照顾的,那么这一次的I1000里明确提出来,亚裔是有色人种,但是它不属于有色人种被照顾的对象里,你原来我们之前整个的法律运行说对于残疾人,对于老兵,都是说要优惠待遇的。但是现在老兵的优惠待遇他是取消掉了,他还是要结合这些内容,就是说他要结合你的种族,他要结合你的性取向来去看看是否给你优惠,所以我们现在提到的I1000是变相的一个偷换概念的,AA其实它就是把人们割裂了以后重组了一个就是说区别对待。 其实I-1000现在要追求所谓的一个结果公平,而不是机会公平,它这个结果公平是按什么分的?它是按照种族去分这个结果公平,你比如说在咱们过去这一当中华盛顿州发生的各个学区里的事情,就是说为了达到所有种族的毕业率相等,包括所有孩子比如说的数学成绩,平均成绩都能达到90分。OSPI给大家列出来的一个标准,就是说按照种族去分,看他们都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其实我们作为有孩子的家长都会明白,我们自己生三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我们都不能要求他的所有的成绩都相等,那你说我们要求所有的种族的平均成绩平均毕业率都相等,这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果一定要实现这个目的那怎么办?那就只能是不同的种族划分,不同的分数线,不同的种族的毕业率是不一样的。你答对十道题得A,他对五道题就得A,这样才能让所有的种族都实现我们的毕业率一样,实现我们的考试成绩一样, I-1000,就是要用法律强行实现这个结果。 这一下我们我想大家就能和周围的事情都挂上钩了,比如说我们亚裔经常就是学业满分,然后课外社会活动也很积极参加,但是你没有理由被拒了,于是就说因为你性格不好被拒了,这个工作上做是做得快,质量又高,年年升职可能也不见得能排上你,那I-1000就是要将这些现象完全合法化。 在4月28号那一天由民主党控制的华州议会把I-1000通过议员们投票把它强行通过了,推翻的是之前由全民同投票通过的I-200的法案,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在4月29日我们向议会提出了要求,重新把I-1000放到公投上,这个程序需要什么?就说需要我们收集到13万个有效的注册选民的签名,这个时间很紧迫,是需要我们在7月27日之前收集到这13万个有效注册名,然后把I-1000的最终的决定权再次放到了我们全体华洲人的手上,这样的话由华州的公民再次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现在我们收集签名的任务很艰巨,时间很紧迫,需要我们大家都出钱出力。 如果您是公民或绿卡,您可以捐款到https://secure.anedot.com/let-people-vote 线下支票写给LET PEOPLE VOTE, 邮寄地址:15600 NE 8th St B1-309 Bellevue, WA 98008 以上捐款,必须注明捐款人姓名,住址,职业,雇主名及其城市,和电子邮箱地址。捐款不抵税也没有公司match。 现在我们有搞Referendum的专业团队支持,目前需要专注的就是收集更多 sign up 的人 的人 https://waasians4equality.org/2019/04/29/join-referendum-88-signature-drive-and-put-i-1000-on-the-ballot/

PRESS RELEASE – STUNNED ANGER AS JUDGE SIDES WITH THE SECRETARY OF STATE

Despite clear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former Managing Assistant AG and current Thurston County Superior Court Judge, Chris Lanese, hastily sided with the Secretary of State, and granted the SoS’s Motion for Summary Judgment, dismissed the case questioning I-1000 validity. “This is clearly a political move and we have filed an appeal to the State Supreme Court.” Said Mr. Kan …

STATISTICAL EXPERT CONCLUDE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HAS NOT SHOWN AN OBJECTIVELY VALID BASIS TO CERTIFY THE I-1000 PETITION

STATISTICAL EXPERT CONCLUDE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HAS NOT SHOWN AN OBJECTIVELY VALID BASIS TO CERTIFY THE I-1000 PETITION. 统计专家结论:州务卿缺乏客观有效的依据认证I-1000。   “When we learned that the SoS (Secretary of State) did not resample when they removed additional petition sheets, we knew they did not follow proper procedure.” Said Mr. Kan Qiu, who, along with two other plaintiffs, filed a lawsuit …

I-1000案件进展报道

律师已经递交29号庭审前最后一批文件PLAINTIFFS’ OPPOSITION TO MOTION FOR SUMMARY JUDGMENT给法庭和被告,包括专家报告和原告事实陈述。 Here is our conclusion: The Secretary cannot show that there is no genuine issue of material fact regarding her decision to certify I-1000. The evidence and analysis discussed above demonstrates a genuine issue regarding her compliance with the first step of the WAC-mandated process for sampling. The evidence also shows that she engaged …

Please Support ACE Challenging I-1000

(一)全美背景 近几十年,随着新一代亚裔移民增加,加上亚裔家庭普遍重视学习,孩子们也努力,各大学特别是名校,亚裔学生(特别是华裔)的比例远远超过人口比例。 没有打压任何其他族裔,也没有传统的白人优势,亚裔达到这个成就完全是自己奋斗来的。 这种现象引起一些人,特别是政客的不满。他们借着搞多样化(diversity),均等( equity),用各种借口打压亚裔。 亚裔学生,特别是男孩子,在大学录取时倍受歧视,分数比别的族裔高200 到 400 分,各样其他条件也非常优秀,才能被录取到同样学校,这是不争的事实。 正在进行中,倍受关注的哈佛诉讼案就是典型的例子。 (二)华州背景 上个世纪,华州建立的民权法(I-200):就业,上学等,不得以种族作为理由给任何人区别对待,这是非常正确的,完全符合民权先驱马丁路德金的格言: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这条法律的存在,保证友好的就业升学环境。例如华大目前不许录取时按种族,这跟每个学生切身相关。还有求职,这跟每个上班族切身相关。 (三) I-1000 一年多前,华州的某些政客们就试图搞SB6406废除现存的民权法I-200,但在一片主要是亚裔的反对声中未成。去年11月某些政客转而征集签名,他们用非常有欺骗性的幌子,把I-1000描绘成是促进少数族裔,弱势群体,女性照顾的法律,条文规定有 ***允许*** 各机构、学校考虑种族因素。 他们用各种欺诈手段,包括故意混肴 I-1000 的措辞,把这恶法说成是平权法,还用纸条盖住签名表,导致很多签名人根本不明白所签内容。在上述种种作弊手段下,他们弄到了足够的签名,现在已将I-1000提交议会。 I-1000 如果成功,华州的公司和学校就可以受法律保护地说:你很优秀?对不起,这里已经有太多亚裔了。我们还是录取另一个能力差很多的候选人。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种族歧视!!! (四) ACE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组织 ACE 是本地华人自发的草根组织,志在明辨是非,在各种场合为亚裔发声。成员完全义务服务,一直关注以上事件,包括无数次去 Olympia 见议员,要求检查签名表。 现在 ACE 决定用法律诉讼的办法,针对签名中的欺诈行为起诉华州政府,最终阻止 I-1000 通过。 法律诉讼最需要: 证据,律师,资金。前两条都已具备。 资金,总数需要约七万,分期筹款,第一至四期都已完成,现在是第五期,希望3/29之前筹到两万,否则这个草根组织就无法支持诉讼。后果见以上第三条。 (五) 诉讼挑战I-1000签名合法性 很遗憾法官草率地把我们的申讼驳回了。我们正在准备上诉州最高法院. …

为打诉讼,ACE募款史记

2月8日,ACE志愿者冒着自1985年来西雅图地区最大的暴风雪,赶赴Olympia检验I-1000的签名表原件。这是Secretary of State 在ACE志愿者的反复要求下,提供的一次公开检验机会。机会来之不易。特别是Secretary of State已经悄无声息地在2月6日认证了(certify)I-1000的签名,事情就变得更为紧迫。因为如果签名验证过程存在问题,根据法律,在签名认证(certify)后,民众只有5天(不是5个工作日)的时间提出诉讼。为了能尽快查看到签名表原件。ACE志愿者顾不得风雪路滑,一行4人,一早赶往预约点。 公开检验在State Archives的仓库中进行,仓库里巨大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装有重要文件的箱子。副州务卿 Sheri Nelson亲自坐镇。不允许拍照,也不允许用手碰触签名表。我们需要细看签名表时,只能请工作人员把签名表举起来,或翻过来。志愿者们一边仔细地查验签名表原件,一边提出许多有针对性的问题,其中不少问题非常尖锐。工作人员显得格外小心翼翼,都要等副州务卿 Sheri Nelson示意首肯后,才回答其中相对比较简单的问题。大部分问题,Sheri直接挡掉说,这些问题很复杂,会记下来,专门开一个会议回复我们。我们首先查看了与I-1000内容不符和贴了Sticker的签名表,而后又随机挑选了其他几个箱子检查。很快天上飘起了大雪,由于人手和时间的限制,我们只检验了一小部分原件,但和Sheri协商好,可以再拟定一个公开检验日,继续我们的工作。 ACE志愿者检验签名表原件时,I-1000的发起人一方也有两人到场。而当公开检验结束,我们几个志愿者走出Archives仓库时,对方其中一人居然拿手机偷录我们,被我们发现呵斥,他还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着实让人生气!另外,这次检验选票的志愿者里,除了ACE一行4人,还有我们去年支持过的41区众议员候选人Appleby,感谢他不顾恶劣天气,与我们并肩作战,并主动给我们捐款。 偷拍ACE志愿者的人。Appleby急中生智, 也反拍了对方 回来的路上,雪大片大片地压下来,气温剧降,路面开始打滑,车轮溅起的雪可以瞬间模糊了视野,让人看不清路况,车很不好开。但车里的四人,却一直揪心讨论着另一个问题。当我们真切得看到签名表上贴着贴纸,贴纸下的文字与I-1000完全不符,而这样的签名表却被Secretary of State承认并把上面的签名计算在内,真的难以接受。我们想要提出法律诉讼,但诉讼结果很难预测,诉讼费用昂贵,做还是不做,这个决心很难下。一路上,我们一边咨询律师,一边激烈得讨论着各种可能性,利与弊,得与失。。。 而最关键的是,决定必须马上做,刻不容缓。前文已经说了,我们必须在5天时间内提出诉讼,过期无效。2月6日签名通过认证,9日,10日是周末,算下来,周一就是最后期限。我们请的律师虽然很有经验,但也需要时间准备诉讼书。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当晚做出决定。诉讼头款费用是1万,周一必须交付给律师5千。这么短时间,钱从哪里筹,胜败难料的情况下该不该上诉?纠结再三,我们认为这个决定不应该由我们来做。I-1000,不是ACE几个志愿者的事,是整个华人,亚裔群体,乃至和我们有共同理念的所有人的事。于是,我们把筹款的需求发到了微信群里,并发布了公众号, 对诉讼情况作了简单说明。捐款就是民意,如果当晚能筹集到$5000,说明大家支持打这个官司,我们就放胆去做。如果筹集不到$5000,我们就退回捐款,但好歹我们告知了大家这个机会,错过也不再后悔。 鼓舞人心的是,2个小时内,PayPal收到超过$5,800的捐款,还有至少1000美金的支票。第二天统计下来,实收捐款$14,960.31。无数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的朋友都慷慨解囊。不但自己捐款,更积极转发ACE的文章,义务为募捐做宣传。Appleby也主动联系我们,给我们捐款,支持我们打这场官司。还有一位位群友关切得询问捐款情况。其中好几位都表示,如果捐款不够,他们愿意补足亏缺。这就是“PeoplePower” ! 周日晚我们就首付$10,000给律师,周一诉讼截止日一大早成功递交诉状给法院和被告。。。 关于诉讼的情况,虽然先前的公众号文章已经做了介绍,我们再给大家小结如下: 诉讼的几种可能结果与走向: 1.      现在I-1000已经进入立法程序,如果议员们直接投票立法通过,我们就算诉讼赢了,也无法改变已成法律的事实。因为诉讼和立法是两个不同程序。但是,诉讼开始后就开启了调查程序,为我们争取时间确认有无其他存在于签名表上的违法或违规的问题。 2.      如果议员们投票I-1000上公投,而我们的诉讼赢了(I-1000没有足够有效签名),就可以阻止I-1000上公投 — 也就是说I-1000就死了。  3.      即使诉讼输了,诉讼本身也会增加反对者声音的曝光率,有助于议员和公众意识到I-1000的危害性,在投票时更容易对I -1000投No。 4.      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可能随时根据情况停止诉讼程序。诉讼的走向和最后结果也可能不在以上列举的情况中。 律师: 律师有多次受理Initiative案子的经验。根据我们提供的信息,非常愿意受理此案。 费用及捐款: 1.      这次递交诉讼的头款费为$10,000,后续法律程序还有巨大开支。去年I-1639的诉讼费为6万,但I-1000的诉讼需要对签名及其认证过程展开深入调查,如果聘请统计学,笔迹专家等,则费用很可能远远超过I-1639。现在急需具有统计学PhD背景的专业人士,如果我们有自己的专业志愿者,可以节省不少开支。请有相关背景的专家尽快联系ACE。联系方式见文末。 2.      根据律师的专业意见,这个诉讼会进展很快,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预先准备好资金,先按I-1639的费用6万为目标进行筹款。我们不能指望每次都靠一个晚上临时筹款多少来决定方案,请大家继续宣传帮忙筹款。 3.    捐款人对捐款有任何疑问,欢迎随时联系ACE。Email:aceuswa@gmail.com 电话:425-998-7199 捐款信息: 1.  PayPal 给 aceuswa@gmail.com ,捐款网址 http://aceus.org/donation/ 或扫码即可 2. 银行直接转账 Bank Name: BECURouting #:   325081403Account #:   3611504651 3. 支票请写给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 或者 ACE 邮寄地址:15600 NE 8th St.Ste B1-309, Bellevue, WA 98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