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哈佛案的讨论

知道

编者按:ACE 美国平等联盟是我们华人自己的微信平台。欢迎所有关注美国社会,关心华人社区的朋友们积极来信投稿,让我们一起探讨我们共同关心的话题。在此,感谢网友“知道”授权转载她的美篇文章。

sffa

哈佛案正式开庭了,连续转发了几天信息,于是有朋友们来和我探讨关于哈佛的是是非非。

问 "哈佛是私立学校,招生不需要受公众影响"

答 "我忘了具体数字了,哈佛这类私立学校每年有多少百分比的钱来自于政府税收,而且还不少,你如果有兴趣可以查一下,另外禁止种族歧视是任何一个组织和个人都应该遵守的。"

问 "这个我不清楚,但我觉得私立学校有权决定他们招什么学生,这个和政府给钱关系不大。因为这个和学校性质有关系,也和种族歧视没关系吧,学生的多样性是由哈佛大学自己的理解去招生。"

答 "我的理解是有政府税收部分,就需要为纳税人负责,收税时没有按照纳税人的种族比例,那税收支出为何要参考种族比例。另外我理解的多样性应该是特点,能力和才艺的多样性,而不是肤色种族的多样性,肤色是不可变量,不是可以通过努力或学习可以获得的成就。"

问 "有没有想过,这个歧视案即使亚裔胜诉,结果会有什么改变吗?美国大学申请有很多因素,他们可以通过很多其他途径来解释,你亚裔确实各方面很优秀,但某些方面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

答 "我不认为打赢官司对哈佛录取马上会有多少数字的变化,但对现在政治正确越走越偏会有收敛作用。"

问 "哈佛如果不使用平权法案,怎样照顾弱势群体。"

答 "打这个官司的意义是为了从法律层面上否定了按照种族比例来配额,至于照顾弱势群体的问题,一是看如何定义弱势群体,但无论怎样划分,弱势都不会是按照种族划分,每个种族都会有需要帮助的人。二是照顾弱势群体是操作层面的事情,而非法律层面上的定义。比如我们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操作时还会说女士优先,残疾人优先。"

问 "如果优秀的亚裔都进了哈佛,你愿意看到哈佛变成清一色的亚裔吗?"

答 "认为哈佛不考虑种族原因来录取学生,就会导致学校全是亚裔的想法,才是真正的种族歧视,不相信其他种族的人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进入哈佛,每个族裔一定都会有他优秀的人,进入到哈佛的。"

问 "怎么解释现在的藤校里其实还是有大比例的亚裔,为什么亚裔还不满意"

答 "这个数字是整个学校的亚裔数字,但是具体到每个专业,每个系呢?比如体育,比如艺术,比如法律,亚裔又能占多少?只有在STEM方面亚裔占比较大才把这个综合数值拉到现在这个比值,大家只看到了STEM课程上亚裔多,却没人去问问,为什么只有亚裔选择了最辛苦的STEM,而这几年美国要发展STEM课程,在其他族裔没办法满足美国的科技发展时,才不得不招收更多的亚裔,这才是这几年亚裔比例总数上没有下降的原因,但就是因为STEM不得不招收亚裔,学校却以所谓平权来控制亚裔总数,导致了亚裔在其他科目上更多的被压制。"

问 "虽然平权法案有它的局限,但却是对大学的diversity有帮助的。"

答 "多样化,到底是多样什么?多样肤色?还是多样观点,多样创造?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

问: 标准一致就公平吗?假设。有的人种善于考试。不善于创新。统一标准就不公平。我们亚裔考试确实厉害。但是我们亚裔在科技和创新创业商业界的能力,和成绩成正比吗?

答: 你提到的这个问题是好问题,但是加入种族因素就可以解决创新问题吗?

sffa2

问: 优秀人口占出生人口的比例,真的是固定的,所以多多生育,确实是有点道理的。

答: 那按照人口比例来规定奥运会金牌分布是否合适?

人种有差异就有所长所短,同人种都会有区别,更别提不同人种了,为了所谓在各个领域都要求各个人种都达到同样的比例到底是合理的还是反人性的。对某些人一定是不公平的,而对另一些人是否也是拔苗助长。不过是为了所谓博爱而做的数据整合,不能面对人的个性差异才是拒绝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可能,改变标准或者是规则一定是看起来最快速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比如建国初期为了解决国库问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没收个人资本,现在为解决贫富差别,不好实现扶贫,那就消灭富人,这其实和哈佛的路数是一样的

高校可以比成绩,可以比体育,可以比课外活动,只要标准公开,做到匿名去比,什么结果亚裔都认,但唯独不能比race,这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

我个人认为以race为base是在鼓励懒惰,而只有以成绩为base才能鼓励上进。

大家喜欢讲数据,我想提醒一点,大家是否想过我们现在在美国的亚裔尤其是华裔,大部分是技术移民或上学留下的,即使是投资移民也是国内的精英,而这些精英的后代和黑人,和各种非法移民的西裔人口比,加上亚裔本身注重教育,在顶级高校的比例亚裔究竟应该是怎样一个比例呢?把族裔抛开,换成中国都是汉族,父母学历高的孩子上高校的比例大也是应该被打击的吗?其实高校已经照顾了低收入人群,单亲家庭等等因素了,还要拿肤色来说事,真的不是种族歧视吗?

另外我们会惯性认为争取利益不对,但在美国就是个多种族的国家,各个种族和阶层都必须发声找自己的代言人,而因为亚裔一直对政治的参与度极低,导致了在各种利益博弈中,亚裔确实容易被忽视,但没有是非对错,只是我们在争取自己的利益。而哈佛案之所以在全美都很重视,无论哪一派,是因为美国的判例法导致,这个案子无论输赢都将影响未来几十年甚至更久的一个大学录取风向,不只是一所哈佛的问题,和私校的问题,会涉及所有公校。而大家所说的加州UC系统,就是因为当年的亚裔斗争,推翻了SCA5的提案,才保证了现在的不分种族只看个人能力的录取方式。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acewechat

保卫I-200华人积极参与Miloscia参议员筹款晚会

侃侃而谈

10月24日周三晚Miloscia参议员筹款晚会,位于Bellevue Crossroads的意大利餐馆Firenze Ristorante Italiano, 由一家本地集装箱公司老板Terry Thomas和Mathew Thomas(马蒂欧 托马斯)父子主办,马蒂欧任华州共和党财务主席,由于业务原因马蒂欧跟中国有多方面的往来,闲聊中能讲几句地道的普通话,总共大约有30位参加,其中10位是华人,感谢这些华人热心参与和ACE美国平等联盟组织号召。Miloscia参议员专门提到了今年民主党要推行的资本收益税(Capital Gain Tax)参议院仅差两张票。所以保住他的这个参议员位子很重要。(当然他也对咱们华人关心的I-200很重要)。他们还提到如果资本收益税得以推行,下一步就是所得税(income tax)。所以挡住资本收益税的意义很重大,他还谈到了毒品控制和I-200的问题。请大家大力支持 https://markmiloscia.com/donate/ 
miloscia1024
首先金郡共和党主席Lori Sotelo介绍Miloscia参议员,回想大概是5年前,当她听说Miloscia要放弃民主党转变成共和党参选参议员竞选时(之后Miloscia四年前高出11%赢得参议员席位),她欣喜若狂,从那时起就拥抱他加入共和党大家庭,他成了团队的重要成员,为共和党所看重的原则和他所长期代表的第30选区他都做出了不懈努力,此前他作为民主党众议员代表了第30选区14年之久,大家都非常感谢他的作为,不仅如此,他还做了一件有国际影响的事,他跟当地的乌克兰社区一起让华州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纪念发生在苏联时代的1932年到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Holodomor,意为“以饥饿灭绝“)数百万乌克兰人被活活饿死,为此乌克兰总统专门在纽约为他颁奖。接下来介绍Miloscia参议员讲话,他是最最勤奋的候选人,到当天为止Miloscia亲自扫过了13506家,掌声响起。
Miloscia参议员自我介绍说,“谢谢大家来支持我,我一直是蒙祝福的,真的,在纽约市长大,成长在一个勤劳的天主教意大利裔美国家庭,毕业于空军学院,仅仅4个小时之后跟我的太太Meschell结婚,迄今38年4月24天!每个人有不同的数算自己祝福的方法,这是我的数算方法,我的所有成就,都是跟我太太分不开的。”,掌声响起。
接着他介绍他的竞选,"每个民选官员的背后都必定有无数的支持者,民选官员是否成功完全取决于他(她)背后的支持者,当你们大老远花时间到这里来帮我筹款,跟我讨论政策,帮助我的竞选团队,你是在帮助整个州,这就是为什么今晚我们在这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帮大家每一个人一起致富,努力打造共建一个高业绩,高效率,合乎道德的政府,和一个最有道德最有效率的社会,我很感恩有像Sharon,Joshua这样一个很棒的竞选团队让我成功选为参议员和所有今天来支持我的诸位,我也要感恩有Rob,Rob帮我从一个倍受压制的民主党艰辛转变成一个朝气蓬勃的共和党,我现在可以大胆讲出自己的意见而不会害怕受到打击压制,一些大事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决定而不是被一些大都来自西雅图的利益集团左右,我觉得我能真正做事情了",Miloscia回忆说做为民主党议员他曾经跟共和党议员Dino Rossi有过更好的工作关系,跟Dino的交流程度反而远远超过了他跟本党预算委员会主席的交流。
IMG_20181024_194915
Miloscia参议员指出,我们现在面临的大问题,大家都需要参与,而不仅仅只是帮他选上。有些人总是很喜欢用加税来解决问题,像用公用事业税,人头税,新增地税来解决无家可归问题,在没有详细的计划目标的情况下,不但财务上不划算,而且往往也没有效果。这就是问题所在,先加税然后再告诉你细节,结果导致一群被任命而非民选的官员来决定如何来花掉大笔的税钱,我们应该重新考虑这些增税,把注意力放到效果上来。明年华州税收预计涨20%, 但政府仍说开销远远大于收入。他记得以前民主党里面还有20来个像他那样的愿意跟共和党一起合作的中间派,现在就剩下两三个这样的了。很遗憾现在有更多像西雅图社会主义市议员Kshama Sawant那样的,互相攀比谁比谁能加更多的税。Kenneth Fisher等人已经表示如果资本收益税得以通过他会离开华州的
另一个大问题就是毒品控制问题,政府应该帮助患者戒毒而不是帮他们吸毒,他说如果我们现在不阻止,10年之内,毒品有可能合法化。他举了大麻的例子,先是把吸食大麻无罪化,然后再允许医用大麻,到最后的大麻合法化。毒品合法对纳税人又会是雪上加霜, 看得出,他很关心毒品控制的问题。事实上他是唯一一位反复提出控制毒品的法案的参议员。
谈到I-200,他说马丁路德金给我们社会的标准是color blind(色盲),每一个人应该取决于他的个人品质而不是这个人的皮肤颜色。我们应该对人同一标准择优录取而不是根据种族因素。有些人一边大骂特朗普总统种族主义,自己一边却正在做种族主义的勾当。
Miloscia参议员再三强调他竞选连任的30区参议员席位是今年华州砸钱最多竞争最白热化的席位。两方各砸了大概一百一十万美元,对方很多钱从西雅图downtown过来。他急需大家支持。

公众号: ACE美国平等联盟

ace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