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补偿(AA)如何让少数族裔学生反受其害,而大学为何偏要这么干

编者注:作者 Kenny Xu是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数学专业四年级学生。 你可以在@thekennethxu上关注他在Facebook上有关种族和文化的文章,他的推特是 @kennymxu. 中文翻译:ACE文宣组 “表面上的多元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赚钱的产业,” Kenny Xu写到 (图片: Rawpixel/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曾经讲过他的经历,他想要去的律师事务所几乎都无视他的耶鲁法学博士学位。   面试官认为,他是耶鲁大学激进的平权补偿政策(AA)的受益者,这些政策淡化对黑人学生的LSAT分数和成绩的要求,针对性地质疑他的资格,并“怀疑我是否真的如成绩显示的那样聪明”,托马斯在他的回忆录写到。   按照托马斯的说法,耶鲁的平权补偿(AA)配额放宽了他的种族标准,以至于他的成就被轻看,不被上流社会承认。   在这次经历之后,托马斯在他的博士学位旁边贴上一张15美分的香烟贴纸,以示他去耶鲁之错。   也许他有点低估了他的精英法学院教育的价值。但他没有低估像他这样天才少数族裔学生所面临的根本问题,直到今天仍然如此:我们的教育文化重视表面的多元化,实际上却是在损害那些本应该受益的人的利益。   《错配效应》(The Mismatch Effect)一书的作者斯图尔特泰勒(Stuart Taylor)写道,哈佛大学和其他精英学校实施的这些种族平衡政策,虽然可能是善意的,但实际上可能对整个种族社区产生负面影响。   根据泰勒的研究,比如,那些“被匹配错了 (mismatched)”的黑人学生,即如果学校不考虑种族因素就可能不会录取的学生,即使被录取进学校,相对于白人学生而言也会有超过2倍的可能性成为学校垫底的那20%学生。   法学院的黑人研究生无法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四倍。他们在校园中的社会融合程度较低,毕业率也低于白人。   毕业后情况变得更糟。经济学家道格·威廉姆斯(Doug Williams)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有相似学历的法学院毕业的黑人研究生在律师资格考试中的表现比他们的白人同行更差。   即使他将研究仅限于那些真正参加过律师资格考试的法学院毕业生,他发现黑人毕业生第一次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就能通过的可能性也比白人低31%。   >>>向哈佛提一个问题:谁真的能从种族偏好中获胜?   当这些学生与他们客观学术能力更加一致的大学相匹配时,情况会怎样?科学研究尚未完成,但在加利福尼亚州(1996年该州立法禁止种族偏好)进行的研究的初步证据显示是积极的。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尽管1996年之后加大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申请人的数量总体来说下降了,而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获得的学士学位数量保持不变,这表明他们的毕业率实际上更高了。至少,这一证据似乎并没有显示会出现那些反对加州制度的人所预言的状况:会摧毁高等教育体系中黑人的成就。   如果黑人和西班牙裔人不能从种族偏好中受益,那么为什么像哈佛这样的大学继续强烈抵制从他们的录取中消除种族偏好呢?   部分原因是多元化是个好卖点。大学非常关注他们的品牌和形象,并且触动具有社会意识的未来学生(及其父母)心灵和钱包的最有效方法之一就是兜售他们班级的表面多样性。   此外,许多大宗捐款-越来越需要填补大学捐赠的基金-都会重点考察学校是否“致力于多元化”。其中,最著名的梅隆基金会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就会特别询问大学是如何 “扶持其代表性不足的族裔“的。   表面上的多元化已经成为了一种赚钱的产业。最好的例子就是全美各大专院校里各类多元化职位急剧增加。那些负责维护校园多元化规程的多元化官员正在大批量地受雇。   咱们就来看一个列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多元化官僚机构已有175名员工。据“经济学家”杂志报道,这些多元化官僚中的许多人都拿着像国王一样的报酬 – 密歇根大学的首席多元化官员年薪为37.5万美元。这些大专院校们似乎愿意不计代价地来提升他们那浮于表面的多元化文凭。   >>>哈佛如何暗中歧视亚裔美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