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创造了历史

        ----回顾R-88上公投的艰辛之路

原创:邪不压正

2019年7月27日,当我们下午4:50把最后40张R-88表交到州选举办公室的时候,我们已经创造了历史。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在被对方及法院刻意拖延时间的情况下,我们仅用不到60天的时间,经州务卿核实,递交了213,628个签名。我们创造了华州历史上签名数最多的Referendum Measure的记录!州法律规定,只需要递交129,811个非重复的有效登记选民签名,R-88就能成功上选票。所以R-88上选票已经无悬念。R-88还创造了华州,甚至全美国第一个由亚裔(华人)牵头将Referendum Measure 推上选票的历史。所有在过去3个月中的每一位捐款人,志愿者,和他们的家属们,都是这个历史的创造者!
WeMadeIt

在此,写下这过去3个月的经历,以感谢每一位这段历史的创造者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我们可以说是腹背受敌。一方面要应对对方的各种阻力,另一方面要应对华人内部部分人的刻意干扰。基于还原历史事实的初衷,我打算不粉饰。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斗争。我们搞R-88要同时面对华人里的政治斗争,这是事实。证明了干事难,干实事更难。感谢一路上信任支持我们的朋友。也感谢虽然心存怀疑,还是选择支持我们的朋友。R-88 成功上公投,是集体的努力。绝对不是少数几个人的功劳。R-88体现的是华人的集体力量。华人要成功,一定要团结。)

2019年4月28日夜,民主党掌控的华州参众两院在今年议会休会前最后的几个小时,在短短30分钟之内,强行通过了恶法I-1000。将种族歧视再次推向华州。28日晚,有近百名华人在议会大楼内高呼抗议。 

 

然而,抗议是无牙的。好在华州宪法赋予了人民一个与恶法抗争的工具--Initiative 和Referendum。28日晚,我们已经做好了I-1000通过的最坏打算,把申请Referendum Measure的表已经填好了。I-1000一通过,我马上给John Carlson 先生发了短信。为防止被其他人抢先登记Referendum,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第二天早上8点,选举办公室一开门,就进去交表。 

 

4月29日早,我和邱侃7:26分到达选举办公室的停车场。把车停好,看到Carlson先生的邮件,要我们7:30打电话到他的电台宣布我们将要file Referendum Measure 的消息。打完电话。我们等到7:55,进入选举办公室,州务卿Kim Wyman 和助理州务卿Mark Neary 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我们当时很惊讶。因为州务卿的办公室与选举办公室不在一个地方。后来才知道,Carlson先生已经预先通知了Kim Wyman 我们8点会去交表。她是专门过去等我们的。Kim告诉我们,我们的Referendum Measure 号码是个很吉利的号码–88 。当时我和邱侃都觉得是好兆头。

R-88Petitions

交完表出来。我们顺便拜访了一些驻守在Olympia的媒体。因为我们递交了R-88,在主流眼里,这才是真正战争的开始。也才开始有媒体报道我们。 

 

交表之后,AG (Attoney General)有5个工作日的时间签发选票上的文字。站在对方阵营的AG毫无疑问的等到最后一天,5月6日,才签发。收到AG签发的选票文字之后,双方都有5个工作日之内到法院挑战选票文字的权利。在咨询律师,反复商讨各种可能性之后,我们决定不挑战选票文字。对方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拖延时间的机会。果不其然,对方拖到最后一天,5月13日,才向法院递交申请,挑战选票文字。而且工会,和I-1000申请人各自提交了一份。两份申请,两位法官,增加了复杂性。而且由于法律文字的不严谨,Thurston county 法院最近修改了处理的章程,把法庭处理这类案件的时间由原来的5个工作日,变成了法庭辩论之后的五个工作日。法庭辩论排期完全没有指引可言。在和律师商量之后,我们选择同意联合AG,同意I-1000方的要求,挑战工会的要求。中间还有一些插曲就略过不说了。 

 

在等待法庭判决选票文字的那段时间,我开始与签名公司洽谈。第一个公司要求首付25万。知道这个数字之后,我们决定开始筹款。5月份筹款很慢。并没有筹出我们预期的25万来。特别是到了五月底,由于“知道”(网名)的挑唆,导致有人支持她以“退款”要挟我们,造成筹款速度严重下降,甚至完全停滞。后来收到第一家公司的完全报价后,我知道我们无力承担那份合同。对方要求的付款速度非常快。每两周30万的速度。6月初就必须全部付完款。而且如果全部所有13万有效签名全部交给他们收集,需要2百万。我们无论如何是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筹出2百万的。这时候之前一直免费帮我们咨询的一家顾问公司老板说他认识其他的签名公司,我就把与签名公司商谈的事交给他去办了。 

 

同时,很多人很推崇的,I-200的发起人,Tim Eyman, 也三番五次给我打电话,建议我们不要搞Referendum Measure, 而是搞Initiative。事后有人分析告诉我,他不希望R-88和他的I-1648 同时收签名。我当时权衡再三觉得搞initiative不靠谱。需要的签名量要翻倍。而且我们来不及搞Initiative to the People, 只能搞Initiative to the Legislature, 这样上的是明年的选票。明年是总统选举年,Trump因素可能对我们是负面的影响。当我最后一次回绝Tim的时候,他居然对我发火了。当然他事后给我打电话道歉了。Tim当时一直在file不同版本的initiative。5月底,恒河,“知道”等人在群里宣传说不搞R-88,跟着Tim 搞Initiative也可以的。一下子人心涣散了很多。捐款当然也受影响。当时我很生气。 除了辟谣,我当时不能透露太多消息。

 

5月17日,华州共和党通过决议,号召华州共和党人支持R-88上公投。我们觉得很受鼓舞。当时很多志愿者,梁圣泉,民叔,Tony,王展,谢洁,面皮菜豆腐(梁卓力),邱侃等,开车远赴Pierce, Snohomish, Spokane, Clark, Whatcom, Thurston, Benton, Yakima, Cowlitz, Grays Harbor, Grant, Asotin, Skamania, Mason 等很多county,游说当地的共和党组织支持我们。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很多共和党基层组织只是在做lip services. 当然,也有真正帮我们拉签名的共和党基层组织,比如King County,Pierce County等。

R-88Petitioning

终于,5月29日,法庭判决出来了。我们开始一次又一次的与律师核对R-88签名表上的语言。当晚10点,Carlson先生给我打电话,说他第二天会离开Seattle,6月10日才能回来。要我说服Ward Connerly 先生支持我们搞R-88而不是initiative。5月30日下午4点,终于R-88签名表定稿。我发短信请之前一直免费帮我们的顾问公司老板一定要于5月31日下午把签名表印出来。他却给我寄来了一份6万元的顾问合同要我签,并威胁如果不当天签,他就walkaway ,不再帮我们了。而且也不保证签名表31日能印好,理由是,我们如果不愿签合同,成为他们的长期客户,他们就没有必要加急赶印。为保证31日我们能有签名表,义工们周末可以开工,我急忙联系了几位一直帮我们的美国朋友。其中一位Sharon告诉我可以请Tacoma的一家公司加急印5000份签名。邱侃31日早上8点就去联系Tacoma公司赶印。 

 

当时我们只有25万筹款,签一个6万的合同,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Carlson先生不在,我只好第一次拨通了Connerly先生的电话。我们之前有互通邮件,所以虽然是第一次通电话,但互相并不陌生。他支持我拒绝签那份合同。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把顾问公司的关系搞定。大家清楚切割。 

 

顾问公司老板没有拿到合同,自然也不会把他手上的签名公司的关系介绍给我们。手中只有25万,我们无力雇佣签名公司。当时我联系到的另一个签名公司要求25万首款当抵押,然后每周定期打款。我们当然无力支付这个合同。何况“知道”5月份的时候提出过,她经她手转交的5万元捐款我们不能动。虽然她无法提供这5万元证据,我们还是认真对待她的这个要求的。因为钱一旦花出去, 她如果要求退款,我们是无法支付的。当时每一分钱都恨不得能掰成两半花,扣下5万不能用,对我们来说是雪上加霜。 出于无奈,邱侃和我约谈了想接我们活的个人。但是谈下来,很明显,他没有队伍可以把我们要的所有签名都拉到。当时我最大的担忧是25万花出去,签名拿不够,大家捐的辛苦钱全部打水漂。

 

就在这最艰难的时候,华人内部的干扰又出来了。很多人听信了“知道”说的,可以请帮I-1000拉签名的公司来帮我们拉R-88签名,怀疑我们迟迟不签合同是为了贪污这25万捐款。对方签名公司的人怎么会希望我们成功?只有我们失败了,他们才有机会拿到130万美元的尾款。谁会为失败的I-1000买单?我们找签名公司时的一个条件就是他们的手下不能是拉过I-1000签名的。当时很多人说,你们只要把这25万花出去就行了。在你们手上我们不放心。我当时真的很气愤。我担心的是把大家的钱花出去没有结果,却有人怀疑我们私吞了钱。PDC对捐款申报查得很紧。有钱如果不报,抓住是3倍的罚款。我们哪里敢不报?为了节省手续费,我们号召大家捐支票。但是支票操作起来很繁琐。所有支票捐款都必须人手输入。谢洁和她先生,还有Qiong和Karen在幕后默默无闻的把这些繁琐的事做了,就是为了节省4%的手续费。 

 

6月5日,经Connerly先生介绍,我们与National Ballot Access 进行了第一次电话会议。会议之后,Connerly先生问我“你打算下一步怎么走?R-88还是Initiative。我回答他,我觉得Initiative我们没办法拿下来。第一,写Initiative需要人和钱。我们需要尝试很多不同的版本,得到一个好的选票文字,这是很耗时的过程。说实话,我们没有把握能拿到一个好的选票文字。第二,Initiative还需要请律师审阅。这又需要花钱。我们没有钱。第三,Initiative选票文字出来后,对方肯定会挑战,我们又需要再次花钱打官司。第四,Initiative虽然有比较长的时间收集签名,但是我可以预见,我们的义工不可能长期这样每个周末出去收集签名。我们需要依靠签名公司。第五,Initiative需要的签名数是R-88的翻倍。如果我们连收集13万有效签名的钱都筹不出来,更不可能筹出收集26万有效签名的钱。听完我的分析,Connerly先生马上说,“我支持你,我们搞R-88。”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谈合同的细节。经过协商,NBA愿意把首款降到6万,这样我们的资金压力一下子减轻了很多。但是NBA合同里有一个加价条款。如果她们觉得收签名有压力,她们会和我们商量加价。这个业内很普遍的条款我很早就听说了,对方不愿意拿走,Connerly先生建议我们move forward, 因为越往后拖,对我们越不利。6月12日晚,我们与NBA签了合同,6月13日,NBA的人开始上班。我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R-88Petitioning2
鉴于义工拉签名的产量,我们决定18万签名承包给NBA拉。有NBA主要拉签名,靠义工们拉签名的压力就小了。我和邱侃决定把我们的重点放在筹集捐款。感谢大家群策群力,6月份捐款速度攀升,7月份是势头更猛。所以我们直至最后一个星期才出现账单付不出来的情况。如果我们很早就发生账单付不出来,签名公司一定会停工,那我们肯定无法在7/27之前拉够签名。所以筹款是这次R-88能成功上公投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经过几个星期的摸索,义工们也开始找到拉签名的策略。每个周末,几个大的event都会打一些漂亮仗。这个过程中,一些新人脱颖而出。“知道”5月份的时候把组织义工,和event揽在她手下,不让我们过问。“知道”在她的义工群里扬言,“R-88已经不需要邱侃和Linda。”结果签名表出来,才发现她手下是个烂摊子。没有排班,有几个零星的event,完全没有去联系event组织方。我们决定把组织义工的事收回。当然她又大闹了一场。Hustfool这些新人很自觉的就挑起了组织义工的担子。Hustfool主动整理了eventlist。卓倩,赵娜,等几位队长把周围几个城市的义工们都组织起来了。Hustfool, Tony,姚志清, Taylor,玮小宝等拉签名的高手也逐渐成为周末event等队长。琪爸和几位义工发现了拉签名的宝地– Ferry。于是Ferry 拉签名的群也建立了起来。后面几个星期,义工们越战越勇,产量超出我们预期。
PetitionCompany

NBA 方面,开始的两个星期是ramp up阶段,计划收集的签名数逐渐攀升,他们如期完成了计划。到了第三个星期,实际签名数与计划签名数出现了差距。我研究了他们的数据,发现很多人的产量并没有预期的高。产量不高,就只能人数补。我们开始推荐本地的人和公司给她们帮忙。有本地公司加入,他们也感觉到了压力。独立日那个周末是给拐点。不仅义工们打了场漂亮仗,NBA的产量也超过预期。之后他们的产量持续攀升。到7月14日那个周末,我已经很有信心,我们拿够签名没有问题。我们手上拿了多少签名一直是highly guarded 的秘密。除了签名公司老板,LPV board成员,其他没有一个有及时,准确的签名数字。原因很简单,对方如果知道我们接近成功,就会花钱雇人捣乱。这样增加了拉签名的难度,签名公司就会加价。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收入,支出,全部按照PDC要求的时间表报。绝对不早报。因为我们的数字公布出去,对方就可以推算出我们有多少签名。我们本来打算7月20日就交第一批表,但是签名公司怕对方知道我们有可能收够签名,最后几个星期派人捣乱,不同意我们20日交表。我们最后决定胜算在握的7月24日交表。交表那天,为防止对方闹事,我们不仅请了保安,还有几位朋友都带了枪。当天保安的车在前面开道,我们的车里也有保安,互相用对讲机时刻联系,真像电影里的感觉。提前交表体现了我们的信心。由于义工们的产量高出预期,我们实际通过签名公司收集的签名是比合同里的数目低,节省了一些签名费用。而且签名公司最后也没有像很多有经验的人提醒我的那样,最后启动加价条款。在很多业内人士眼里,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操作。而且是我们这些毫无经验的新手完成的。

SubmitPetition

7月27日,我们在Olympia Center 召开了庆祝会。Ward Connerly, John Carlson, John Alberti 先生都是当年I-200的战友。战友重逢,当然故事很多。他们回忆的当初I-200战役的艰辛,也对现在I-200保卫战给予了厚望。此文写在2019年8月1日。我们的第二阶段战斗已经打响。请大家访问RejectI1000.org

 

后记:7/27 日之后,”知道”等人马上宣布她们另外成立了组织。我们衷心祝愿她们成功。同时我们也真心希望她们能够以华人整体利益为重, 不要再做亲着痛,仇者快的事。抗击I-1000 还很需要义工和筹款。希望“知道”她们以大局为重,不要再来干扰义工团结,分裂和消弱抗击I-1000的力量。

 

美国绿卡和公民请捐款给LET PEOPLE VOTE https://www.rejecti1000.org/donate/

其他人请考虑捐款给ACE https://aceus.org/donation/ ACE是一直反对I-1000的非盈利组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