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000究竟是怎样的AA

大家好,最近大家肯定从各种渠道都听说了一个叫I-1000的东西,在我们华人社群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是好像很多朋友对这些概念有点不太明白,那么我们就做了视频和大家普及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咱们现在好多人听华州的各种新闻媒体说I-1000是要把AA带回来,AA(Affirmative action)有的人翻译成平权法案,有的人把它翻译成肯定性行动。 AA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其实是诞生在1960年的时候,也就是马丁路德金的年代。 马丁路德金结束了美国的种族隔离政策,让不同肤色的人都有公平的上学和工作的机会。AA也是在这个背景下出台的,在那个时候有色人种虽然允许上白人的大学了,可是因为受到长期的歧视和压制,这些人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很难在相同的标准下竞争过白人,所以AA政策就允许对有色人种给予一定的照顾,目的是让这些曾经被歧视过的人迅速的赶上来。从当时来看AA是有道理的。 之后从60年代一直到1998年,也就是说30多年过去了,30多年过去之后,就是离最开始提出来,AA已经过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人们就慢慢意识到,就是说30年已经足够让不同肤色的美国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这个时候再给任何人的优惠政策反而是对其他人的歧视。于是为了种族的融合,把一个国家分成不同的种族来去考虑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不利于团结的,为了种族的融合,正确的做法就是不看肤色,我们要看资质,也就是我们说的color blind,于是就从加州开始掀起了废除AA的运动,这场废除AA的运动完全是老百姓发起的,最后也是全民公投废除的,我们华盛顿州是紧跟着加州第二个废除AA的,也就是说当时我们也是走到了全国的前面,在这个时候马丁路德金的梦想终于就实现了,建立了一个就是说不管你是什么肤色都是平等美国人的一个社会! 听到这的时候可能就有朋友就想问了,说I-1000到底是个啥?到底他现在要带回来的AA是什么东西?其实我是想跟大家先强调一点,说我们今年华州的I-1000他们在偷换概念,他们说要把AA带回来,因为其实AA现在在美国,因为美国历史的关系可能还会有一些立场,就是说有些人可能还会支持AA,但是这一次的I-1000不是我们原来以为的AA,我们今年提出来的I-1000,它不光在之前的基础上说有肤色,有种族,他还增加了你的原国籍,增加了性取向,包括把老兵和残疾人都通通列了进来,要求区别对待,根据它的种族优惠。 换句话说,之前可能我们理解的大家理解的AA是说对于有色人种都是去照顾的,那么这一次的I1000里明确提出来,亚裔是有色人种,但是它不属于有色人种被照顾的对象里,你原来我们之前整个的法律运行说对于残疾人,对于老兵,都是说要优惠待遇的。但是现在老兵的优惠待遇他是取消掉了,他还是要结合这些内容,就是说他要结合你的种族,他要结合你的性取向来去看看是否给你优惠,所以我们现在提到的I1000是变相的一个偷换概念的,AA其实它就是把人们割裂了以后重组了一个就是说区别对待。 其实I-1000现在要追求所谓的一个结果公平,而不是机会公平,它这个结果公平是按什么分的?它是按照种族去分这个结果公平,你比如说在咱们过去这一当中华盛顿州发生的各个学区里的事情,就是说为了达到所有种族的毕业率相等,包括所有孩子比如说的数学成绩,平均成绩都能达到90分。OSPI给大家列出来的一个标准,就是说按照种族去分,看他们都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其实我们作为有孩子的家长都会明白,我们自己生三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我们都不能要求他的所有的成绩都相等,那你说我们要求所有的种族的平均成绩平均毕业率都相等,这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果一定要实现这个目的那怎么办?那就只能是不同的种族划分,不同的分数线,不同的种族的毕业率是不一样的。你答对十道题得A,他对五道题就得A,这样才能让所有的种族都实现我们的毕业率一样,实现我们的考试成绩一样, I-1000,就是要用法律强行实现这个结果。 这一下我们我想大家就能和周围的事情都挂上钩了,比如说我们亚裔经常就是学业满分,然后课外社会活动也很积极参加,但是你没有理由被拒了,于是就说因为你性格不好被拒了,这个工作上做是做得快,质量又高,年年升职可能也不见得能排上你,那I-1000就是要将这些现象完全合法化。 在4月28号那一天由民主党控制的华州议会把I-1000通过议员们投票把它强行通过了,推翻的是之前由全民同投票通过的I-200的法案,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在4月29日我们向议会提出了要求,重新把I-1000放到公投上,这个程序需要什么?就说需要我们收集到13万个有效的注册选民的签名,这个时间很紧迫,是需要我们在7月27日之前收集到这13万个有效注册名,然后把I-1000的最终的决定权再次放到了我们全体华洲人的手上,这样的话由华州的公民再次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现在我们收集签名的任务很艰巨,时间很紧迫,需要我们大家都出钱出力。 如果您是公民或绿卡,您可以捐款到https://secure.anedot.com/let-people-vote 线下支票写给LET PEOPLE VOTE, 邮寄地址:15600 NE 8th St B1-309 Bellevue, WA 98008 以上捐款,必须注明捐款人姓名,住址,职业,雇主名及其城市,和电子邮箱地址。捐款不抵税也没有公司match。 现在我们有搞Referendum的专业团队支持,目前需要专注的就是收集更多 sign up 的人 的人 https://waasians4equality.org/2019/04/29/join-referendum-88-signature-drive-and-put-i-1000-on-the-ballot/

I-1000案件进展报道

律师已经递交29号庭审前最后一批文件PLAINTIFFS’ OPPOSITION TO MOTION FOR SUMMARY JUDGMENT给法庭和被告,包括专家报告和原告事实陈述。 Here is our conclusion: The Secretary cannot show that there is no genuine issue of material fact regarding her decision to certify I-1000. The evidence and analysis discussed above demonstrates a genuine issue regarding her compliance with the first step of the WAC-mandated process for sampling. The evidence also shows that she engaged …

为打诉讼,ACE募款史记

2月8日,ACE志愿者冒着自1985年来西雅图地区最大的暴风雪,赶赴Olympia检验I-1000的签名表原件。这是Secretary of State 在ACE志愿者的反复要求下,提供的一次公开检验机会。机会来之不易。特别是Secretary of State已经悄无声息地在2月6日认证了(certify)I-1000的签名,事情就变得更为紧迫。因为如果签名验证过程存在问题,根据法律,在签名认证(certify)后,民众只有5天(不是5个工作日)的时间提出诉讼。为了能尽快查看到签名表原件。ACE志愿者顾不得风雪路滑,一行4人,一早赶往预约点。 公开检验在State Archives的仓库中进行,仓库里巨大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装有重要文件的箱子。副州务卿 Sheri Nelson亲自坐镇。不允许拍照,也不允许用手碰触签名表。我们需要细看签名表时,只能请工作人员把签名表举起来,或翻过来。志愿者们一边仔细地查验签名表原件,一边提出许多有针对性的问题,其中不少问题非常尖锐。工作人员显得格外小心翼翼,都要等副州务卿 Sheri Nelson示意首肯后,才回答其中相对比较简单的问题。大部分问题,Sheri直接挡掉说,这些问题很复杂,会记下来,专门开一个会议回复我们。我们首先查看了与I-1000内容不符和贴了Sticker的签名表,而后又随机挑选了其他几个箱子检查。很快天上飘起了大雪,由于人手和时间的限制,我们只检验了一小部分原件,但和Sheri协商好,可以再拟定一个公开检验日,继续我们的工作。 ACE志愿者检验签名表原件时,I-1000的发起人一方也有两人到场。而当公开检验结束,我们几个志愿者走出Archives仓库时,对方其中一人居然拿手机偷录我们,被我们发现呵斥,他还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着实让人生气!另外,这次检验选票的志愿者里,除了ACE一行4人,还有我们去年支持过的41区众议员候选人Appleby,感谢他不顾恶劣天气,与我们并肩作战,并主动给我们捐款。 偷拍ACE志愿者的人。Appleby急中生智, 也反拍了对方 回来的路上,雪大片大片地压下来,气温剧降,路面开始打滑,车轮溅起的雪可以瞬间模糊了视野,让人看不清路况,车很不好开。但车里的四人,却一直揪心讨论着另一个问题。当我们真切得看到签名表上贴着贴纸,贴纸下的文字与I-1000完全不符,而这样的签名表却被Secretary of State承认并把上面的签名计算在内,真的难以接受。我们想要提出法律诉讼,但诉讼结果很难预测,诉讼费用昂贵,做还是不做,这个决心很难下。一路上,我们一边咨询律师,一边激烈得讨论着各种可能性,利与弊,得与失。。。 而最关键的是,决定必须马上做,刻不容缓。前文已经说了,我们必须在5天时间内提出诉讼,过期无效。2月6日签名通过认证,9日,10日是周末,算下来,周一就是最后期限。我们请的律师虽然很有经验,但也需要时间准备诉讼书。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当晚做出决定。诉讼头款费用是1万,周一必须交付给律师5千。这么短时间,钱从哪里筹,胜败难料的情况下该不该上诉?纠结再三,我们认为这个决定不应该由我们来做。I-1000,不是ACE几个志愿者的事,是整个华人,亚裔群体,乃至和我们有共同理念的所有人的事。于是,我们把筹款的需求发到了微信群里,并发布了公众号, 对诉讼情况作了简单说明。捐款就是民意,如果当晚能筹集到$5000,说明大家支持打这个官司,我们就放胆去做。如果筹集不到$5000,我们就退回捐款,但好歹我们告知了大家这个机会,错过也不再后悔。 鼓舞人心的是,2个小时内,PayPal收到超过$5,800的捐款,还有至少1000美金的支票。第二天统计下来,实收捐款$14,960.31。无数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的朋友都慷慨解囊。不但自己捐款,更积极转发ACE的文章,义务为募捐做宣传。Appleby也主动联系我们,给我们捐款,支持我们打这场官司。还有一位位群友关切得询问捐款情况。其中好几位都表示,如果捐款不够,他们愿意补足亏缺。这就是“PeoplePower” ! 周日晚我们就首付$10,000给律师,周一诉讼截止日一大早成功递交诉状给法院和被告。。。 关于诉讼的情况,虽然先前的公众号文章已经做了介绍,我们再给大家小结如下: 诉讼的几种可能结果与走向: 1.      现在I-1000已经进入立法程序,如果议员们直接投票立法通过,我们就算诉讼赢了,也无法改变已成法律的事实。因为诉讼和立法是两个不同程序。但是,诉讼开始后就开启了调查程序,为我们争取时间确认有无其他存在于签名表上的违法或违规的问题。 2.      如果议员们投票I-1000上公投,而我们的诉讼赢了(I-1000没有足够有效签名),就可以阻止I-1000上公投 — 也就是说I-1000就死了。  3.      即使诉讼输了,诉讼本身也会增加反对者声音的曝光率,有助于议员和公众意识到I-1000的危害性,在投票时更容易对I -1000投No。 4.      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可能随时根据情况停止诉讼程序。诉讼的走向和最后结果也可能不在以上列举的情况中。 律师: 律师有多次受理Initiative案子的经验。根据我们提供的信息,非常愿意受理此案。 费用及捐款: 1.      这次递交诉讼的头款费为$10,000,后续法律程序还有巨大开支。去年I-1639的诉讼费为6万,但I-1000的诉讼需要对签名及其认证过程展开深入调查,如果聘请统计学,笔迹专家等,则费用很可能远远超过I-1639。现在急需具有统计学PhD背景的专业人士,如果我们有自己的专业志愿者,可以节省不少开支。请有相关背景的专家尽快联系ACE。联系方式见文末。 2.      根据律师的专业意见,这个诉讼会进展很快,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预先准备好资金,先按I-1639的费用6万为目标进行筹款。我们不能指望每次都靠一个晚上临时筹款多少来决定方案,请大家继续宣传帮忙筹款。 3.    捐款人对捐款有任何疑问,欢迎随时联系ACE。Email:aceuswa@gmail.com 电话:425-998-7199 捐款信息: 1.  PayPal 给 aceuswa@gmail.com ,捐款网址 http://aceus.org/donation/ 或扫码即可 2. 银行直接转账 Bank Name: BECURouting #:   325081403Account #:   3611504651 3. 支票请写给 American Coalition for Equality 或者 ACE 邮寄地址:15600 NE 8th St.Ste B1-309, Bellevue, WA 98008